“喷漆冠军”杨金龙:追求极限,不用扬鞭自奋蹄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7-07

视频剪辑:綦智鹏  中国青年技师杨金龙打破了毫米的极限。 在21岁的时候,为中国在世界技能大赛上实现了汽车喷漆项目金牌零的突破。   1994年出生的杨金龙成长于云南保山农村家庭,家里靠父母务农维持生计。 中考失利后,他抱着想学一门技术,早点帮家里减轻负担的想法,进入保山市隆阳区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汽车维修。

一年后,通过选拔,来到杭州技师学院学习汽车喷漆与整形专业。   “虽然汽车喷漆没有过多的科技含量,但要尽量减少色差,让喷车表面更加光滑,只有凭着不断的练习,才能达到更高的标准。

”上学期间,杨金龙对喷漆技术到了痴迷的程度,他理解,一个好的汽车喷漆技师,更是“汽车美容师”。   喷漆这项工艺过程只有几步,但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打磨不过关,影响喷漆的厚薄;调色不过关,修补点存在色差影响感观。

“通过打磨调色后,新的车修完要和新的一样,旧的车修完也要修旧如旧。 ”  杭州技师学院教师杨金龙。

  好在他肯吃苦、肯钻研,每天寝室、食堂、车间三点一线,常常为了攻克一个问题而在实训车间待到凌晨。

在校期间,他就获得了浙江省职业院校汽车运用与维修汽车涂装一等奖,全国职业院校汽车运用与维修汽车涂装二等奖等成绩,成长为专业的一匹“黑马”。

  2012年,杨金龙毕业后,到汽车4S店和汽车油漆供应商工作,学习调色。 2014年4月,他回到杭州,通过层层筛选,加入了杭州技师学院教师团队。

  那年,他22岁,是学院最年轻的教师。

那年,他接受了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国内选拔赛的邀请,向冠军发起挑战。

  世界技能大赛是当今世界地位最高、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广的职业技能竞赛,被誉为“技能界的奥林匹克”,每两年一届,参赛选手终身只有一次参赛机会,其竞技水平代表着职业技能发展的世界先进水平。   杨金龙所参加的汽车喷漆项目也有着非常高的技艺要求。

喷涂厚度标准为毫米,允许误差上下浮动只有毫米,毫米,相当于一根头发直径的1/6左右。

  他训练的过程异常辛苦。

高温天时,室内温度高达40摄氏度,酷暑时接近50摄氏度。

训练中不能把皮肤裸露在外面,浑身必须裹得严严实实,因此每天汗流浃背,而工作服湿了会影响训练效果就不能再穿。 这样一天训练下来,要换七八套,可杨金龙从不叫苦。

  他把这次世界比赛看作是人生中的一场高考,“也算是弥补遗憾。

”杨金龙回忆,自己刚刚读职高时,不被村里人看好,“他们都说这孩子没念高中,废了,意思是以后可能成不了才。 ”为了改变偏见,证明自己能行,他努力追求作为一名匠人的极限。   备战过程中,杨金龙常常因为手持喷枪时间过长而胳膊疼痛,“有时候痛到睡不着觉,几天抬不起来,只能用冰袋冷敷来缓解。 ”为了增强肌肉力量,他每天举哑铃锻炼。

  杨金龙(右一)指导学生学习喷漆技术。   2015年8月17日,巴西圣保罗,中国青年杨金龙站在了世界技能大赛的舞台,凭借高超的技术,他一举夺得了汽车喷漆项目金牌,为中国实现世界技能大赛上金牌零的突破。

  这匹“黑马”不用扬鞭自奋蹄,从云南山村一路奔向世界舞台。 杨金龙收获更多的关注和成绩。 不过,无论是鲜花掌声,还是名企的高薪邀请,都没有撼动杨金龙坚守最初的梦想:当一名教师,反哺母校。 秉承一颗匠心,继续精修技能。   2018年,杨金龙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他特别为技能人才成长发声,重点围绕技能人才培养和一线技工工作环境进行了深入调研,把“工匠精神”践行到了代表履职上。

职业院校、车间、修理厂、汽车4S店,都是他倾听心声的好地方。   三年来,杨金龙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技能人才培育工作的建议》《关于进一步优化技能人才成长环境的建议》《关于加快落实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相关工作的建议》《关于设立全国工匠日 营造崇尚技能新风尚的建议》等10余份议案。 其中,设立“全国工匠日”的建议已得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并纳入解决计划。   今年,杨金龙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未来,他依然决定立足汽车喷漆岗位,钻研技术、教书育人,为我国汽车喷漆行业培育更多的高技能人才,为行业的发展贡献更多力量。 (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实习生 高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