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关注长白山20多名民警扎根深山林海书写青春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6-28

  核心阅读  海拔1600米至2690米,一年有7个多月降雪,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人迹罕至……在长白山南麓,有20多名民警常年驻守于此。 他们守得住寂寞,扛得住艰苦,扎实做好巡护工作,及时救援受困群众,守护着一方平安。

    已是人间四月天,长白山深处,却又见漫天大雪。

  见到记者来访,李鹏笑迎,一个标准的敬礼划过眉梢,手起之间带落几片雪花——“刚刚早训完毕,正要进山巡逻。 ”沙哑的声音、过高的发际线,很难想象,眼前这个陕北汉子仅仅34岁。   这里是长白山南麓,海拔1600米至2690米,一年有7个多月降雪,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人迹罕至。 吉林长白边境管理大队长白镇边境检查站20多名民警驻守于此,李鹏是副站长。

民警们扎实做好巡护工作,及时救援受困群众,守护着一方平安。

  “越往山林深处走,越要提高警惕”  跟随6名民警进山,没多久,就只能听到皮靴踩雪的“吱吱”声了。   尽管进山的路已不知走过多少回,但李鹏仍然小心翼翼,“路标不好找,很容易迷路。

越往山林深处走,越要提高警惕。

”  26岁的吴禹龙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此前,一名民警在巡山过程中不慎踩空,危急时刻随手抓住身边的一棵树,可本就被积雪压弯了腰的树枝哪堪重负,正要倾倒之际,吴禹龙等人眼疾手快、迅速行动,才把他救了回来。 “大家看我反应快,从那以后就让我‘断后’观察。

”吴禹龙说。

  “每次进山都要走十几里地,冬天的时候比较艰难,一圈下来至少要五六个小时。 ”李鹏告诉记者,由于路途遥远,常常错过饭点儿,大家在出发时会背上一口锅。   “这里正好是个背风坡,咱们能开饭了吗?”吴禹龙一边摸着早已咕咕叫的肚子,一边问李鹏。

李鹏一声令下——“开饭!”大家搭起简易“灶台”,开始煮面。 他们一把一把往锅里投入随手捧起的积雪,水开以后,又投入速食面和食盐,不一会儿,面香就飘散开来。 说笑间,李鹏不忘给记者盛一碗,“快尝尝,这可是雪水煮的面!”  “雪水煮面分外香”的欢乐,只道是寻常。

这支平均年龄仅有24岁的民警队伍,常年与山林相伴,守得住寂寞,扛得住艰苦,洋溢着以苦为乐的精气神。

  “这是我女儿,已经会抬头了。 ”民警唐任邦打开手机,屏保就是他3个月大的女儿的照片。

他虽不是站里年龄最大的,却是坚守时间最长的。 11年前,他就来此驻守,一直坚守到现在。   “那时候站点就是一间平房,打电话要走公里山路才有信号,七八个人挤在一个大炕上睡觉……”唐任邦回忆。

新婚那年,他带妻子到站里体验生活,尽管早早说好了“条件一般”,可当夜幕降临,绕过了十几个弯仍不见一丝光亮时,唐任邦分明看见,坐在汽车后排的她还是流下了眼泪。 如今,营房条件已改善许多:执勤卡点成了一座二层小楼,食堂、电暖气、活动室一应俱全。

  尽管早已在附近县城安家,可逢年过节时,李鹏都会来到站点和大家一起度过,“他们都爱吃我包的饺子。 ”大家清晰记得,每当饺子上桌,李鹏会说上一句:“来!兄弟们,吃!”  “有困难一起克服,有危险抢着上”  走进新站点,几行大字格外醒目——“耐得住寂寞就是忠诚,经得住考验就是能力。 ”  “最难熬的是雪地设伏,穿上极地服,一趴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雪大,起身时,发现已和雪地融为一体了。

”接过话头的是21岁的韦仁杰。 “别看这小子年龄小,可执行任务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李鹏说,“有困难一起克服,有危险抢着上。

”  不只是巡边坚守、打击犯罪,服务群众也是边境民警的重要职责。 唐任邦印象最深的是去年1月的那次救援。 那天,站点接到一名自驾游游客的电话求助:车辆被困,有人受伤。 唐任邦和同事们火速赶到现场,几经努力,才将受伤的游客救了出来。 仅2020年,民警们就进行了57次救援任务,救援群众73人次、车辆24台次。   “李叔叔,祝您节日快乐!”去年的父亲节,李鹏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幅手绘警察漫画的贺卡。 制作贺卡的小女孩儿叫馨妘,是周边乡镇的一名留守儿童。

  去年儿童节,长白镇边境检查站主动帮助周边乡镇的4名留守儿童完成了心愿,为他们采购了全新的书包、文具袋、作业本。

李鹏说,“由于执勤站点十分偏远,和孩子们素未谋面,可我已经感受到这份深深的警民情了!”  疫情防控工作中,不少民警都主动放弃了休假探亲。 一年多来,他们共为当地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上报统计数据320余份,服务复工复产车辆286辆979人次。 长白边境管理大队今年被公安部荣记一等功。 “不少同志当过兵,荣誉感很强。 得到喜讯后,大家当晚兴奋得没睡好觉。

”李鹏说。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这依然是我的抉择”  “坐下!起立!冲刺!”巡逻途中,22岁的长春小伙儿颜东明时不时向“小七”发出指令。 “小七”是一条两岁半的拉布拉多犬,自打“入警”以来,每天都和颜东明在一起。 “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它可不行!”颜东明笑着说,“小七”的“起点”并不高,在警犬学校受训时,起初常常“挂科”。

  “后来我就整天跟它唠嗑,教育它要吃得了苦、经得起考验!”之后的日子,颜东明和“小七”一同努力,偷偷加训,终于通过层层考核,顺利“毕业”。

“现在的它,搜得到可疑物品,体力和爆发力都很棒!”颜东明笑笑,又摸了摸“小七”的头。

  25岁的河南商丘小伙儿付宇戴副眼镜,工作时很严肃,业余时间乐呵呵的。 “天大事儿到这,就是雪球砸了一下脑袋,生活没啥好烦恼的!”付宇生性乐观,“别人想来我们这地方锻炼,还没这机会呢!男人嘛,就要在磨砺中成长!”  “他可是我们这里的‘大艺术家’!”大家开玩笑说。

原来,去年年初,支队几名爱好音乐的青年民警成立了乐队,付宇是架子鼓手,几个20出头的小伙子,业余时间都泡在活动室里练歌。   夜幕初上,大山凝寂。 结束了一天任务的民警踏上巡逻车,向站点驶去。

颠簸之间,“小七”环顾四周,仍保持着警惕。

翻越山间,驶入平顺的柏油路,站点的灯火已依稀可见。

付宇起了个头,大家一同哼唱起乐队编唱的最新单曲。

  歌的名字叫《我的抉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生活总是这样,他们说我的理想,就是守护一方的平安。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这依然是我的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