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德国文学市场回顾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5-20

《安妮特——一部女性英雄史诗》德国图书奖:《安妮特——一部女性英雄史诗》德国图书奖始于2005年,其设立者是成立于1825年的“德国书业协会”。 每年,这个奖项都会评选出一定期限内出版的最优秀德语小说。 在德语地区大大小小的近6000个文学奖项中,德国图书奖是非常受到媒体及公众关注的重量级奖项。

2020年10月12日,德国图书奖在法兰克福罗马人市政厅现场揭晓,作家兼翻译家安妮·韦伯(AnneWeber)的小说《安妮特——一部女性英雄史诗》(Annette,einHeldinnenepos,MatthesSeitzBerlin出版社)从参与竞争的187部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2020年度德国图书奖。

《安妮特——一部女性英雄史诗》以法国神经生物学家安妮·博马诺尔(AnneBeaumanoir)为原型创作。

安妮·博马诺尔1923年出生在布列塔尼,二战时期曾与自己的母亲一起参与保护从西班牙佛朗哥政权下逃亡到法国的难民,并在巴黎参加过法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 战后,博马诺尔因参与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于1959年被判处10年监禁。 2009年,博马诺尔的回忆录在法国出版,2019年,回忆录的第一卷《我们就是要改变:为了正义(1923年-1956年)》(Contra-Bass出版社)在德国出版。

如今,已经96岁高龄的博马诺尔生活在法国南部,安妮·韦伯就是在那里结识了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女性,并以她的故事为基础创作了这部小说。 作品2020年出版后,其所采用的特殊叙事形式即引起了评论家们的关注,并且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评论家约瑟夫·哈尼曼(《南德意志报》,2020年4月29日)认为在一个只有儿童文学和通俗文学才会歌颂英雄的时代选择英雄史诗这种早已过时的形式,描写的主人公又并非什么国际名人,这样的作品想不失败都很困难,但韦伯偏偏就成功了。

韦伯在诗歌体和叙述体之间自如切换,既不过分夸张,也不故作神秘。 哈尼曼认为作品最出色的地方是其“观察历史的独特视角。 作者巧妙地利用史诗的宏大视角与叙事内容拉开距离,同时又赋予了所有沉重一种怪诞的轻松”。 卡洛琳·费舍尔(德国广播电台,2020年2月29日)评论这部作品“诗意而不煽情”,亚历山大·卡曼(《时代周报》,2020年10月15日)将这部小说称为出现在天边的希望之光,认为它代表了艺术的胜利。

图书奖评委会在颁奖词中这样评价这部作品:“安妮·韦伯的叙述与她作品的主人公一样令人震撼:英雄史诗这种古老的形式在韦伯的笔下重获生机,她举重若轻地将法国抵抗运动参与者安妮·博马诺尔的一生浓缩成了一部小说,书中讲述了勇气、反抗和争取自由的斗争。 这部小说是关于一段沉重的历史,但韦伯却讲述得合度又不乏反讽。

而德法之间的这段历史正是造成今天欧洲格局的基础之一。 感谢安妮·韦伯让我们发现了博马诺尔,并且为我们讲述了她的故事!”2020年入围德国图书奖短名单的6部作品除获得最终大奖的《安妮特——一部女性英雄史诗》之外,还有博夫·比耶尔克的《长路蜿蜒》(Serpentinen,BovBjerg,Claassen出版社)、多萝特·艾米格尔的《制糖厂的故事》(AusderZuckerfabrik,DorotheeElmiger,CarlHanser出版社)、托马斯·海特希的《心路:奥格斯堡木偶箱剧院的故事》(Herzfaden,ThomasHettche,KiepenheuerWitsch出版社)、德尼茨·欧德的《散射光》(Streulicht,DenizOhde,Suhrkamp出版社)以及克里斯蒂娜·翁尼克的《女人和她手上的海娜纹身》(DieDamemitderbemaltenHand,ChristineWunnicke,Berenberg出版社)。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进入短名单的作品都并非来自知名作家。

畅销书市场的大赢家:塞巴斯蒂安·费策克以写作心理惊悚悬疑类作品见长的塞巴斯蒂安·费策克(SebastianFitzek)无疑是近年来德国畅销书市场上的大赢家。

2018年,他的小说《精神病院病人》(DerInsasse)就曾经登上德国明镜周刊年度畅销榜非虚构类第一名的位置,2019年,费策克的另一部小说《礼物》(DasGeschenk)再次名列年度畅销榜第一位。 2020年,费策克的作品连续第三年荣登年度畅销榜首位,这次的作品是《回家的路》(DerHeimweg)。

《回家的路》从“陪伴热线”志愿者接到的一个电话开始。

小说的主人公是受到死亡威胁的已婚女性克拉拉,她卧室的墙上用鲜血写着一个日期,这是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为克拉拉选择的死期。

克拉拉误打误撞地拨通了“陪伴热线”,接电话的是临时替朋友值班的尤勒斯,尤勒斯也因此被卷入了克拉拉所遭遇的恐怖之中。 费策克在这部小说中选择了一个非常沉重,同时又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话题:家庭暴力。 正如费策克所言,让克拉拉害怕的并不是回家的路,而是道路尽头的家。

家本应是一个最安全的地方,但在《回家的路》中,这个地方却变成了一切恐怖的源头。 费策克在小说中写到的“陪伴热线”灵感来自德国的一个公益帮助热线“陪你回家”,不过在小说中,这个热线只是针对有需要的女性。 在跟身边的很多人就家庭暴力问题交谈后,费策克发现直接或间接遭受过家庭暴力的人非常之多,因此产生了用这个主题创作一部小说的想法。 根据德国家庭、老人、妇女和青少年事务部提供的数字,在德国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女性曾经遭遇过家庭暴力或性暴力。 但这还只是已知的数字,还有许多隐藏的家庭暴力事件并未被统计在内。

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后,德国社会的家庭暴力问题更加突出。

根据慕尼黑工业大学2020年6月的一项调查,被隔离的家庭中暴力事件数字呈现上升趋势,有%的女性和%的儿童遭受了家暴侵害。 在那些有家庭成员感到恐惧或抑郁的家庭里,遭受家暴的女性比例达到%,儿童达到%。 费策克这部出版于2020年10月的小说虽然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前就已经完成,但却无意间切中了被疫情笼罩的社会中的一个痛点。 在接受t-online的采访时,费策克这样解释自己作品中对暴力的描写:“我写完一本书后总会拿给专家看,比如心理学家或警察,也会给亲历者看,这本书也是一样。

很多人看完之后都说‘这故事很震撼,跟我曾经直接或者间接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这个题材触动了那些试读的人。 出版社甚至认为这是我小说中最黑暗的一部,从封面设计到内容。 很多女性都对书中描写的无助感同身受,当然,这种感觉在书中被推到了极致,因为我写的都是绝对的例外情况。 这个故事抛出了一些问题让读者去思考,我特意没有挑选真实的事件,那是非虚构作家的工作。 如果有人说我的故事‘根本就不存在’,那我会说:‘没错,幸好不存在!’……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要在这一点上要求绝对的真实,并且要求忠实于细节,我需要的恰恰就是虚构,因为真实的故事太过于让人沮丧。 ……作为作家,我能够改变书中的现实,至少我能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我可以让失踪的孩子再出现,也能将一个人从折磨他的人手中救出。

我的写作其实也是为了让自己摆脱恐惧。

我写作,是为了让现实能够有所改善。 ”小说主人公的遭遇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后每个人切身经历的如出一辙。

主人公克拉拉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遇到了命运的严重打击,她的生活突然之间变得一片混乱。 费策克认为这正像是被新冠病毒突然袭击的我们,这场疫情就如同真实生活中的一个真实的惊悚故事。

1971年出生于德国柏林的费策克是德国目前最受欢迎的惊悚悬疑小说作家,从2006年发表了第一部心理悬疑小说《治疗》(DieTherapie)后,他的此类作品部部都能够登上畅销榜,目前已被翻译成24种语言。

在被问到创作动机时,费策克坦承:“我的目的一直就是要娱乐读者,如果同时还能够引起人们的某种思考,让大家看到某些现象或关注到某些问题,那就非常理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