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泡桐:防沙树也是致富树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6-14

泡桐是乐器重要原材料。 兰考县民族乐器产量约占全国的30%,其中桐木音板市场占95%,年产古筝、古琴、琵琶、阮等70万台(把),乐器配件100万套,产值约20亿元。 发展乐器产业,兰考有啥渊源?“实际上,兰考从焦书记开始才种泡桐。

之后大多做成风箱,没有做过乐器!”河南中州民族乐器有限公司总经理代胜民坦言,用泡桐制作乐器,是代士永等第一代制作人追求,后来县里不断扶持,产业才逐渐壮大。 “也许是焦书记的冥冥之意,让我们秉承开创精神,一直走到今天。

”代士永是代胜民的父亲,也是兰考引进乐器制作的第一人。 1978年,上海乐器制作商偶然发现,烧锅炉用的风箱材质良好,是上好制琴桐木。

经打听,他们开始从兰考购买泡桐原木,后改成只要板材。 代士永当时是一名做风箱、家具的木匠,感觉制琴“上档次”,他打起了“把技术引回兰考”的主意。

1988年,多次上门拜访名师,倾尽所有购买材料,代士永用真诚回答老师要求。 最终,他感动上海有名制琴师张留根,以两万元的天价酬劳,将张师傅请回了家。 从此,代表焦裕禄精神的泡桐,与代表继承焦裕禄干劲的乐器产业,在兰考大地深深扎下了根。 时间的流转,写下了动人的故事。

焦裕禄不会想到,当初防风治沙而栽下的泡桐树,会成为兰考堌阳镇徐场村发展的“绿色银行”。

如今的徐场村,没人愿意闲聊,“家家户户都在忙生产。

”村里村外,也种满泡桐。 为抗盐碱、治风沙,当年焦裕禄带领兰考人民大量种植泡桐。

几经迭代,泡桐树不仅改变了兰考历史,更改变着徐场村人的命运。

“当年防风固沙生绿,如今脱贫致富奔小康。

”徐场村一座民宅大院里,几名工人正在专心制作古琴。

他们分工明确、技术娴熟,有的在切割木材,有的在打磨半成品琴身,有的在调音。

这是村民徐排行开办的木子韵古琴坊。

从2006年起,徐排行邀请几位亲戚邻里一起在家做民族乐器。 他们专门手工制作古琴,光打磨琴身这道工序就要反复做8遍。 做好一把琴需要花费5至6个月的时间,一年能生产大约500张古琴。

下午5点,如同往常,物流快递车停靠在村口广场。 一个下午,上千把古筝通过快递运往四面八方。 85万人口的兰考,目前全县注册的古琴生产企业有187家。

此外,还有超过200家网店,通过以“农村淘宝”为代表的阿里巴巴线上平台,源源不断销售着古琴、古筝。

代胜民从小在徐场村长大。 他清楚记得,代士永的第一个制琴厂,就建在堌阳镇。

1988年,靠着焦裕禄书记带领种下的泡桐,借助张留根的高超技艺,代士永带着成立十多人组成的“堌阳镇福利乐器厂”。

一开始厂里缺水没电,半年才能制作出十几把琴,但代士永没有放弃,反而不断磨练技艺。

1993年,通过张留根之前客户,厂里和台商合资,成立了开封市中州乐器有限公司,逐渐走上规模化发展道路。 一家发财,全村跟风。

制琴技术在徐场村慢慢扩散开来。 村民们发挥聪明才智,苦干巧干,让村里制琴名气越来越响。

2005年,代士永病危前,将家里产业交给了代胜民。

继承父亲遗愿,代胜民不断在市场和技艺上取得突破,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2012年,兰考县成立工业区,代胜民响应号召,将大部分厂区搬到县里。

“交通便利了,厂房规范了,眼界也更开阔了。 ”在代胜民的操持下,中州民族乐器厂渐渐从年产值1000多万,发展至4000多万,厂里作品不仅成为业界名牌,更成为县里扶贫攻坚主力企业。 2017年3月,兰考县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

作为县里扶贫主要产业,兰考县每年用于制琴的泡桐达近百万棵,这让代胜民感慨万千,“泡桐树就是俺兰考的金山银山啊,未来制琴产业,咱还要回归绿色,实现绿色发展。

”如何绿色发展?立足工业区优势,代胜民第一个建立“油漆车间”,并购置治污排污设备,让生产完全符合国家环保标准。

此外,他还不断追求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我要求供货商精益求精,做出最高水平古琴。 ”代胜民说,公司工人虽然略有减少,但产值稳定在4000多万,“附加值提高了,泡桐价值更高。

我们要从农民转变成制琴大工匠,世世代代感恩泡桐的余荫。 ”(时岩)。